桌游是什么,玩桌游是在教什么?

 生活杂谈     |      2020-02-08 12:29
  玩桌游是在教什么?
  让玩桌游像吃饭一样简单
  先分享一个桌游师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桌游师,灵透敏慧(这四个字的分量足以令“聪明”二字瞬间失色)无人能及。
  他对桌游和小孩的热爱是我到今天为止见过的所有桌游师中最真诚、最深厚的。
  他独立研究游戏的能力,能跨越说明书语种、翻译稿逻辑混乱、个别游戏bug等各种障碍,学习到一个别人都达不到的深入境界。
  更难得的是,他在工作中不辞劳苦,不会拈轻怕重;交待给他的一些工作,他自己就会用120分的标准要求自己“交活儿”的质量。(当然是当前能力范围内的事)
  无论是作为老师、还是作为长辈,对身边这样的年轻人,如果不生出珍惜爱重之心,那简直可以叫做麻木不仁了。

桌游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聪明”吧,他在跟人交流的时候,在头脑里演练了太多复杂的内容,令沟通成本提升。
  在集体活动的时候,也会因为他的一些兴致,延缓工作的速度,大家都在等他。
  针对这些事情,我们跟他谈过很多次,也充分解释这些都是为什么。
  还有其他习惯方面,比如上班的时候为什么要穿戴整齐、干净,回答顾客问题为什么不能说“你自己看立牌”,我们这个行业为什么要求不能带着烟酒的味道来上班等。
  他的聪慧是一种魅力,能让所有懂得的人忍不住特别喜欢他;但是他的习惯是一种拒绝,令人无法跟他进一步保持良好合作。
  人在社会上,毕竟不能以自己为全部的核心。
  当然,从这个年轻人的角度来说,他今年才20岁,他还有很多机会来调整自己来适应周遭的规则。
  更有可能,在广大的世界里,他能找到一份即使不那么费力去调整自己也能适合他,让他有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
  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社会中的所有人,都是要遵守一定的社会规则的。
  我不知道他能否读到这篇文章,时至今日,作为教他的人,我时时遗憾未能在相聚的时刻让自己有更高的教育水平,给他养成良好的习惯。
  但是也经常劝慰自己,因为以他的悟性,相信他一定明白了在职场上,他的价值取决于他能创造的价值,尽管相对于他的自我认知和判断,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着误差。
  无论是浅层面的“纪律规则”还是人际方面无形的”素质规则“,可能这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教养”吧。
  所有的高标准、严要求,我们力求自己做到,员工做到,让顾客进了店面,能感受到这是一个积极向上、服务专业的桌游馆。
  让每一个出现在孩子面前的桌游师,都能为那些幼小的心灵提供正面的示范作用。
  在这条路上,我们距离自己理想的标准还很有距离,这是一条需要常抓不懈的道路,我们一直在路上。
  从事桌游行业的人,要首先做到懂得规则,并遵守规则。
  第二,该对”社交“的误会消除了。
  假如你有如下困惑,我相信通过从小玩桌游是可以解决的。
  即使明知自己利益被伤害也觉得拒绝别人有困难。
  畏惧正面竞争,不敢展示自己的实力,宁可错过机会。
  常会觉得”这件事我就是过不去“,因此带来的情绪无法平复。
  觉得人心叵测、人性复杂,不敢敞开心扉,又会觉得孤独。
  对各种关系的质量不满意,又无从改变。
  经常因为感觉别人对自己关照不到位,不合心意而感到不开心。
  觉得“做人”比“做事”心累十万倍。
  ……
  大家可以想一想,是不是很多人都会经常困惑于在自己和他人之间种种两难情境,会发出“我太难了!”的感慨。
  所有的这些问题,学校不教,考试不考,但是走上社会之后会发现,许多当初悬梁刺股囊萤映雪学来的知识,也解决不了这些困惑。
  而他们又那么现实、那么实际地存在于真实的生活之中。
  更有甚者,有许多人年纪很大了,除了无条件迁就自己的父母之外,与任何人都很难长期保持良好关系,包括伴侣或者恋人。
  而父母,即使真的愿意,也做不到永远都按照他们的需求而永远迁就他们,往往频起摩擦。
  这一切,皆源自我们对“社交”长久的误会和忽视。
  有许多专业能力优秀的人,认为只有那些没本事的人、不能解决别人问题的人,才会去学习”社交“,而”社交“就是虚情假意拉关系、就是酒局牌局人情局,就是腹黑是耍心机,是令人不齿的事。
  也有许多书香门第,认为要教会自己后辈光明磊落、铁骨铮铮、大义凛然,而“社交”意味着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见风使舵,绝对是要杜绝的。
  在这些观念的误导下,现代都市中许多人的幸福指数断崖式下跌。
  他们觉得都市“人情冷漠”、“人心势利”,觉得这样的人文环境与自己曾经的求学理想距离太大。
  这一切,也源自我们对“社交”的误会和忽视。
  社交,最根源的属性,就是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生长在人的世界里,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是一门最基本的必修课。
  很多人说中国是人情社会,似乎带着贬义,但实际上这个人情是真诚和友善的人情味。
  如何学会与人共处,既不唐突别人,又不委屈自己,在人与人的关系中,知道深浅轻重,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小不断学习和锻炼。
  儒家讲“以直报怨”,社会讲“做人不可太直”,这个界限和尺度究竟在哪里,文字无法传递,实践是学习的唯一道路。
  所以德国人,会给儿童玩桌游。
  在玩桌游的时候,儿童会慢慢懂得,这是一项集体活动。
  在集体活动中,我个人不是中心。
  大家在活动时,所有参加者都要共同遵守一定的规则。
  更更重要的是,在活动中,每个人行动是要轮流和等待的。
  然后在进行中,每个人都有可能领先,有可能落后,这些情况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有人破坏规则的时候,是会有桌游师来维持秩序的,久而久之,小孩子会模仿桌游师自己主动维持秩序。
  我们家,有些小会员,因为玩得场次多,对游戏规则深谙于心。
  即使只有5岁稚龄,也能无比淡定地坐镇指挥。甚至能指挥新手桌游师。
  也有的小会员,年仅3岁多,在其他小朋友因为输掉游戏而哭泣的时候,能够说出“你不哭了,这次我让你,下次你能自己赢回来”这么令桌游师都深感震惊的高水平语录。
  虽然目前有这个水平的小朋友不多,但是在共同玩桌游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小朋友学会了跟玩伴商量,跟桌游师商量。
  他们渐渐学会了独立表达自己的需求,也能接受理由合理的拒绝。
  可以说,经常玩桌游的孩子,比那些适应不了集体活动、适应不了规则的孩子,要成熟许多。
  相信他们假如把这个习惯坚持下去,未来他们适应社会和与人相处的时候,也会比别人顺利许多。
  所有的能力,都是锻炼出来的,除了先天的智力因素,没有任何一种能力生来就有,或者长到某种年龄自然就有。
  只有那些“童子功”的教养,才会真正刻在骨子里,才不会在未来任何时刻,因为匆忙、因为压力、因为其他外界的干扰而走了形。
  所有的事,什么水平就是什么水平,水平这件事,临时装不出来。
  所以,一个孩子的成长,最大的见识,不是美术馆、博物馆、歌剧院,也不是名著与大师,更不是那些所谓高档的物质硬件,而是对人的见识,对人与人之间各种处境的经历和处理的经验。
  这才是人生在世,真正的见识。
  跟大家分享一个私人经历,在思考为人处世的时候,这件事经常出现在我脑海中。
  我有一个叔叔,他曾经担任我们国家一个著名地标建筑物的总工,当时那座钢结构的建筑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技术问题,把他从当时正在河北推进的一个项目上急召回来解决问题。
  他当然解决了这个技术难题,这是一个优秀工程师的高超业务能力。
  竣工之后,国家领导人来检查施工,现场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建筑中的某项设施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
  他回答:这是国际专业委员会委指定的。
  我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心下十分震惊,惊叹于一个“工科男”的人际素养和沟通技巧。
  很巧的是,职务原因我也曾经给他办过几件跑腿的小事,事后每次他都无比郑重地向我道谢。
  那个时候幼稚的我对此感到非常惭愧,因为心里觉得自己能为这样的大人物做点举手之劳的小事,实在是我的荣幸。
  可是又觉得把这话直接说出来显得特别谄媚,所以就只能说几句不咸不淡的“叔叔不要这么客气“。
  今时今日回想起来都觉得脸上发烧得厉害,当时为什么就不能真诚、到位地对他表达我最真实的想法呢。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遇见这种情形太少,生活中的关系过于简单,以至于在需要用到交际能力的时候,完全没有准备好。
  虽然我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损失,可是总是觉得对心里特别敬仰的人没有表达足够的敬意,这是十分失礼的。
  而这种失礼,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不会”。
  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每每听见有同事议论“独生子女是人类亚种“的时候,虽无法认同,却无从反驳。
  在人际能力这一块,自己确实欠缺良多,皆是因为与人打交道太少而又非常不重视社交能力培养的缘故。
  我们会认同儿童玩桌游的好处,而且认为桌游的社交属性优先于益智属性。
  因为儿童的语言交流能力跟成人不同,所以跟他们玩桌游,其实是爸爸妈妈跟他们进行有质量沟通的最好的机会。
  而儿童团体桌游,更是如今市面上众多儿童产品都不具备的具有高质量社交属性的集体活动。
  所以,团体桌游是更加难得的社交机会。
  而在我看来,从小练就的社交能力,对我们未来的影响就是:
  在重要位置上,能在关键时刻说出那句最得体的话。
  在平凡位置上,能在相处之时令人感到友善和真诚。
  这,才是在各种人际活动中,需要锻炼和学习的最重要的事。
  来自“樊登读书”的一篇推文中写到:哈佛大学曾做过一项历时最长的研究,自1938年起,他们用75年实践跟踪了七百多位男性的生活。
  最后,研究人员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好的社会关系,是让我们保持幸福的唯一秘诀。
  既然如此,我们就赶快锻炼起来吧。
  第三、关于情商
  许多年来都听见周围人对情商的误解,跟对社交的误解非常接近。
  大家觉得高情商就是逢人会说话办事,善于人际关系。
  善于人际关系没有说错,但是那与无原则地委曲求全或阿谀奉承是截然不同的。
  马东也曾在《奇葩说》中说过:很多人从镜头前熟悉康永哥,都认为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我与他私下交往后发现,温柔只是他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在温柔底下,是康永哥讲原则、通世故的冷峻坚持。
  所谓高情商,不是对所有人都保持温暖和友好,那只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交际花,该温暖的时候保持温暖,该冷淡的时候保持冷淡。
  台湾著名主持人蔡康永先生,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贴着“高情商”标签的人。
  他自己也开设了情商课并且出了许多关于社交的书籍。
  为什么他能在复杂的环境中始终保持温文尔雅的状态而且看起来毫不费力,我推测可能就是读书多、阅人多、经事多的缘故。
  同时他本人又有着非常好的思考习惯,日积月累,肯定情商水平就高出没有锻炼、缺少经验的人很多。
  有趣的是,情商这一门如此重要的人生必修课,考试也没有考,课堂也没有教。
  如何做到处处得体时时自信?
  还是从孩提时代就能受到重视,经常练习,熟练才能习惯成自然。
  自信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只有真的会,才能真自信。
  正眼看人、大胆交流,直面竞争,敢于拒绝,这都是儿童玩桌游能带来的最宝贵的东西。
  德国为什么会用桌游这种事物来陪伴他们的儿童?
  他们应该是已经习惯成自然,不会再想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外国旁观者的我,却能看到这正是他们给自己国家孩子的一种寓教于乐的活动。
  在日常生活中,设计师们创建的游戏情境,联结起孩子之间,孩子和成人之间的沟通和交往。
  如果用中国家庭习惯的表达方式,玩桌游就是孩子最好的社交课和情商课,是无比宝贵的锻炼机会。
  为什么我们懂得许多道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因为人生不是过道理,而是要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