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生活杂谈     |      2020-01-15 16:02
王小波给李银河写诗: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杨绛谈起钱钟书:他一个人生活我不放心,他连照顾自己都不会。鲁迅说:无情未必真豪杰。
世间的爱情,最真不过像爱生命一样爱你。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给学生讲小说阅读,我从来都是三下五除二,两个图形、四条曲线,完活儿。一旦举到《盛大的节日》这个例子,却每每沦陷到泪盈于睫......
四月初八,七十多岁的失独老夫妻开始给自己准备老衣。老头子怕老婆子做起来太累,就说买两套算了,不然你得做到啥时候?老婆子就说:我想做到你一百岁。老头子建议老婆子做一件红色的袄,再做一条绿色的裙子。老婆子说人家都说红配绿不好看。老头子就说:关别人屁事!我说好看就好看!
爱情真正振动我们的不是花前月下,不是海沽石烂,而是“和你在一起,一生也太短”,而是“你在我眼里就是最美最好”。
老衣做好了,一件件衣服泛着黯淡的光芒,似乎在诉说着,所有的用心和努力都到了尽头,希望到了尽头,爱,也到了尽头,是曲终人散良宵将近了,是最后的末路,穿老衣的人就要从这人世退场了......老婆子把老衣包成两个鼓鼓的包裹。这包裹里包着的不是平常的衣服,而是再也不能回转身的衣服。按常理,这老衣不能染了这世界一粒一丝的尘土,老头子却欢喜地要穿上老衣,说等我那天穿上它就是走亲戚去了。
老头子把里里外外的三身老衣都套在了身上,也解了老婆子老衣的包袱,抖开一件,要老婆子穿,我得记住你穿上老衣是个啥模样,别过了奈何桥,吃一碗孟婆茶,把我吃糊涂认不出你来了,你也好好瞅瞅我,记住我……
老婆子听着老头子的唠叨,眼就酸了,骨碌碌滚下两行泪。
就在我们被触动得泪眼模糊的时候,作者写道:老头子欢喜得好像穿的不是老衣,真的是他走亲戚的衣服。今天呢,也不是平常日子,而是他俩的节日,盛大的节日。
有人讲废墟里的爱情,讲天崩地裂的撕扯;有人讲病痛里的爱情,讲朝不保夕的牵挂;有人讲分隔两地的爱情,讲辗转反侧的焦灼;有人讲天灾人祸里的爱情,讲意外降临的灭顶。。。。。。
其实,同样,寻常日子里一针一线一餐一饭的爱情也真实真挚真诚真动人。
仓央嘉措说: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为了他的姑娘仁增旺姆,他宁可不做高高在上的活佛。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又何惧成为客死他乡的囚犯?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我的一个学生给《盛大的节日》写读后感:“我不知道怎样描述真正的爱情,我只知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再平凡的日子也有味道,再普通的生命也有光华。我知道生命脆弱短暂,但只要有你,我的生命就有了所有的可爱和精彩。爱你,就像爱云霓爱流岚爱山川爱空气。这些事物没有一样光鲜到不可一世,却又是那样不可或缺!如果能和你在一起,死亡我就当是去走亲戚。”
我又禁不住眼热了......
或许真正的爱情真不是你侬他侬的卿卿我我,而是烟火中你一把柴我一把米的和谐;或许真正的爱情也真不是鲜花怒马的才子佳人,而是遇见,痴情,然后,一生。
眉间是天地的周总理和他眼里有星辰的超妹通信:“情长纸短”“望你珍摄!”他们对革命矢志不渝,生死相随;他们对爱情赤绳系定,白头永偕。
是否,这样萍水相逢、相濡以沫的爱情,就是真正的爱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