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无类什么意思,「有教无类」的涵义

 生活杂谈     |      2020-01-15 15:36
子曰:「有教无类。」——《论语·卫灵公篇》
「有教无类」,一则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孔子语录,至今仍作为教育原则之一,被贯彻执行着。
对于这简至极处的四个字,古今研究者们观点不一,议论的焦点多在「类」之一字上,大体可分为三种:前提「无类」、结果「无类」、以「无类」为前提而成「无类」之结果。
前提「无类」,东汉马融注曰:「言人所在见教,无有种类。」[1]杨伯峻译曰:「人人我都教育,没有(贫富、地域等等)区别。」[2]即强调收徒传教不以求学者身世背景、既有德智为限,凡有心向学者,无论富贵贫贱、聪敏愚钝,皆可教而化之。时下,这一观点受众最广,常被用于有关教育公平的讨论中,本文之后谈及「有教无类」在陆港两地践行状况也是依据这一观点。
结果「无类」,持此观点者不否认孔子开办私学扩大了受教者的范围,但大多不赞同「有教无类」带来受教机会平等的说法——孔子是西周礼法制度的拥趸,关于西周奴隶制度及奴隶的人身自由度,学术界虽有长久争议,但多数肯定西周等级制度森严,隶属的阶级不同,享有的权利也有严格区分。孔子所言「有教无类」并非面向全体民众,众多尚挣扎求生的民氓是没有求学意识也无力治学的。因此,「有教无类」的「无类」并非指收徒不问出身不辨种类,而是指无论何人,在接受教化之后,将恭、宽、信、敏、惠、恕等德行内化,成就仁心,则皆可称君子、近圣人,那时,其道德层次代表了其人本身,家世、财富等外物对其本人不再有影响。通过教化,塑造出的这样一群人才方体现了真正的「无类」。易中天将「有教无类」解释为「有教则无类」[3]就是基于这种观点。宋代大儒朱熹所说「君子有教」使人「皆复其善」而「不论其类之恶」,也是结果「无类」观点的体现。[4]
所谓以「无类」为前提而成「无类」之结果,融合了前两种观点:在教育领域,老师收徒应不问求学者身世、不虑其学识基础,倾心教诲,令学生在学习中潜移默化地向仁人君子方向发展,最终秉仁心、行仁道、做仁人。正如皇侃所言:「……同宜资教……教之则善……」[5],钱穆释曰:「人有差别,如贵贱、贫富、智愚、善恶之类。惟就教育言,则当因地因才、掖而进之、感而化之、作而成之,不复有类。」[6]
清人戴望注:「教人不以族类,唯其贤。古者王公之子孙,不能属于礼义,则归诸庶人;庶人之子孙,能积文学、正身行,则加诸上位。」[7]此注强调不以身家背景为据,唯择贤者教之,观其后言「庶人之子孙」,笔者推测此间「贤者」并非纯指通常意义的「多才之人」更不是「贤」字本义,当指勤奋好学之人。此注还体现了超越孔子时代的一种观念——「代际流动」——后代通过努力可以突破其出生时所属阶级或阶层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这一思想可能不是孔子的本意,但却与当今社会对教育意义的解读相契合。
[1]清·刘宝楠撰、高流水点校,《十三经清人注疏·论语正义》(北京:中华书局,1990),页641。
[2]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页170。
[3]参见澎湃新闻记者罗昕对易中天在「『十三五』期间大力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上的发言整理,网址:http://news。163。com/15/0401/14/AM4E1KB600014SEH。html。
[4]朱熹撰,《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1983),页168。
[5]何晏注、皇侃疏,《丛书集成初编·论语集解义疏》(上海:商务印书馆,1912,影印版),卷8,页226。
[6]钱穆,《论语新解》(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页305。
[7]清·戴望,《论语注·二十卷》(清同治十年刻本影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