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什么?这是个终极问题

 生活杂谈     |      2020-01-14 14:23
我是谁?
中午吃什么?
我前公司办公室白板上写着这样几个字。
每天中午都要直面这个问题,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从来没有过满意的解答。上海的朋友说她们要做个骰子,每一面写一间附近餐厅的名字,吃饭前掷一下,看今天中午点谁家的灯。在CBD办公的人,大概总要被这问题缠绕困扰吧?
美国炙手可热的经济学家Tyler Cowen甚至为此写了一本书,深度剖析『中午吃什么?』(An Economist Gets Lunch)。

中午吃什么
说是这么说啦,他讲的挑选餐厅法则,并不限于午餐。作为一位精打细算的美食家,他对于如何用最划算的价格吃到最好的食物,颇有心得,还提出了一些实用建议:
饿了就先吃些点心,免得因为饥不择食而将就吃了坏餐厅;
享有“交叉补贴”的餐厅,食物质素更高,比方说赌场里的餐厅;
餐厅通常靠酒水赚钱,如果你只是一时冲动想点什么,还是别喝了;
避开高租金地区,美食要到巷子里去找;
一间新开餐厅,最理想的造访时间,是开张的头四个月到六个月;
如果一间餐厅里的女客人个个时髦又美丽,最好不要去;
咖啡店喝原味咖啡就好了,不要点其他加奶加糖的饮料;
中式自助餐能免则免,因为很多最好的中国菜是大火快炒的,相对来说,以文火慢炖为主的印度菜就较适合放在自助餐里;
日本料理真正的好东西不便宜,想吃好的日料不必打听什么秘密,先赚更多钱比较实在。 
我以前办公室在太古汇,楼下有的是洋气青年最爱的名店,文艺青年最爱的书店,时髦青年最爱的露天平台。可想而知,这样的情况下,食物质素肯定不是老板优先考虑的问题,价格也绝对低不下去,而且午餐时间根本到处没、位、置。
一般而言,大排长队餐厅有两种,价格特别低廉,或是潮人特别喜欢——Tyler对于后者格外警惕。他用经济学术语“长期均衡”来分析这种情况:餐厅的品质好坏,通常可以用几种静态特质来判断,例如,他们吸引的是什么样的顾客类别。
我自己印象深刻的经验是,香港中环有一间热门的中餐厅,环境、菜品、顾客都很有型,然而,茶水是温吞无味的,纳闷过后,发现他们的cocktail list很精彩,再环顾四周,恍然大悟:各个国籍的顾客都有,唯独没有中国人。
赌场餐厅我也是深有体会。赌场餐厅会提供低价好食物来吸引你进场赌博,可以说是用“赌博补贴食物”。不消说拉斯维加斯,小小一个澳门,就有11间米其林星级餐厅。同样是米其林三星的Robuchon,澳门的Robuchon au Dome就比香港的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要好得多。
事实上,如何挑选餐厅只是该书的一部分章节,他还谈了不少有趣话题,诸如怎样通过改变买菜习惯让你的生活更有创意,如何在旅途中享用美食,等等。
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对于环保的态度,以及到底我们应该反对基因改造吗?他认为,农业上的进步,向来靠的都是人为干预自然,富国不需要基因改造生物,穷国需要;你可以选择有机食物,但没理由反对基因改造,叫别人没饭吃。
当然,基因改造、有机食物这些都是我关注已久、值得展开的复杂问题,这里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回头再说。
就像Tyler Cowen所说的:
我们对待食物的态度,与我们对待生命乃至对待自己的态度息息相关。
所以,你今天中午吃什么?
一姐碎碎念:
女酒鬼又出山咯,每天都在喝喝喝。最近意大利酒很红啊,参加了几个酒会都以此为主题,马云和Vinexpo也都说要重点关注。意大利酒内敛深沉复杂强劲,像个有故事有脾气的老男人,打开方式不对就会抽打你一顿或是来点冷暴力,驯服了以后,会发现越来越有意思。